星期二

【老綁的唱片行筆記】January, 2017

2017-01-23

客:『我是從卡拉揚,開始進入古典樂的。』

新人客,蒞臨耕者,一邊翻閱卡拉揚的黑膠唱片,一邊打開話匣子。

客:『從他指揮的貝多芬交響曲,一路聽到西貝流士。我喜歡他的精準、精神、不拖泥帶水,柏林愛樂的弦樂組,非常迷人。卡拉揚的音樂,從我唸書,一直陪伴我,到結婚生子。

有一天,我從音樂雜誌讀到一篇文章,說他在五零年代,打敗對手,才成為福特萬格勒的接班人,接下柏林愛樂。』

客:『我們那個年代,資訊不容易取得,能夠成為卡拉揚的對手,競爭柏林愛樂指揮這個位置,柴利比達克(Sergiu Celibidache)引起我的注意。卡拉揚過世以後,進入九零年代,果然,柴利比達克在晚年,又重返柏林愛樂。

不過,我對於柴利比達克的好奇心,主要是他在四、五零年代,能夠為福特萬格勒代班六年,卻又和卡拉揚競爭之後,離開柏林愛樂。

離開柏林愛樂的柴利比達克,也才四十歲,反錄音的缺點,就是無法讓後世,親耳體驗大師風采。可惜的是,九零年代,是屬於 CD 的時代,當然,我從CD的歷史錄音,聽了不少柴利比達克,以及卡拉揚在黑膠時期的單聲道錄音。』

綁:『那會和聽黑膠,差很多喔。』
客:『所以,我的朋友告訴我,不如考慮,來開始買唱機、黑膠唱片。』
綁:『結果。。?』
客:『我還沒決定。我的朋友建議我,來你這裡聽一些單聲道(Mono)的黑膠唱片,所以,我就來了。』

綁:『太棒了,像您這樣,累積多年的古典音樂底子,最適合進入黑膠世界。不過,因為柴利比達克反對錄音的緣故,他的黑膠唱片,很多都是私人錄音(Private Recording),我這裡,目前也沒有他的黑膠。』
客:『如果你有卡拉揚、托斯卡尼尼、畢勤、許奈貝爾、拉赫曼尼諾夫、庫塞維茲基、克萊斯勒、卡薩爾斯、華爾特。。』
綁:『太棒了,您真的如數家珍啊。』

(播放托斯卡尼尼指揮,演奏展覽會之畫)



客:(疑惑)『請問,這是單聲道 Mono 的版本?還是後來,後製成立體聲的版本?』
綁:『這是 1954 年,不折不扣的單聲道 Mono 首版。』
客:『這和 CD 比起來,也差太多了吧!』
綁:『您的朋友建議您來一趟,是對的。』

客:『真的,這一趟沒有白跑。』
綁:『您現在,應該有更多疑惑吧?』
客:『沒錯,我有很多問題,想要請教您。』
綁:『不如,我們繼續聽下去,讓音樂來解答您的疑問。』

2017-01-25

有一對父子,是耕者的常客,兒子唸國三,面臨升學壓力,陪爸爸出來散心、買黑膠唱片。

綁:『哎呀!好久不見,你長這麼大了。』
父:『對啊,他這一年長高很多。』
綁:『叔叔開刀休息一年,一年沒見,沒想到你跟哥哥一樣高了,剛剛認不出你,以為你是哥哥。』

兒子露出靦腆的笑容,他還有一位哥哥,平常也會跟著一起來,不過今天沒有出現。

父:『老綁,你身體好一點了嗎?』
綁:『託大家的福,變胖又變高。』

哈哈哈。

綁:『今天有沒有一個小時的時間,跟我玩遊戲?』
父:『玩遊戲?』
綁:『對啊!很好玩喔。』
父:『弟弟,你想玩嗎?』
子:『好啊。』

綁:『請坐。這個遊戲叫做台南好聲音,等一下會播放三首『相同曲目』的『不同演奏版本』,每播放完一個版本,每個人都要依據聽到的音樂,描述自己的感覺。』

綁:『我不想要聽到理性、嚴肅,或者專業的內容,我要聽到的是不正經的、天馬行空的、感性的感覺,意思是說,我不想聽到有人說,哇!鋼琴的泛音好美、中間彈奏有變速、彈琴的人是不是誰誰誰,這些我都不想聽。』

綁:『我想聽到的,是例如:我想起剛才來的路上,一直在塞車;這段旋律好像我們學校下課時候的操場;剛剛那段的感覺,讓我想起自己剛開始當爸爸的時候。』

綁:『這才是我想聽到的,你們分享的內容。而且,感覺必需符合你所聽到的音樂喔,因為我會在你描述完感覺之後,繼續追問。』

子:『聽起來好像很好玩。』
父:『完蛋了,我最不會玩這種的。』

綁:『好!那我們開始囉。』

(播放蕭邦第三號鋼琴奏鳴曲,第三樂章)第一個彈奏版本。



綁:『播放結束,請爸爸先說。』
父:『我覺得這很像一個,做事會猶豫不決的人,他遇到事情的時候,不知道該如何下決定。』
綁:『你喜歡這樣子的人嗎?』
父:『要看事情。』
綁:『好,這樣我知道了,接下來換弟弟說。』

子:『我覺得這段彈奏,很像是一張數學考卷。』
綁:『蛤?老綁開店十年,第一次有人說,我播的音樂像數學考卷。』
子:(笑)
綁:『怎麼說?怎麼說?』
子:『數學考卷一發下來的時候,發現一到十題都不會寫。』
綁:『啊,慘了。』
父:(低頭)
子:『繼續看第十一到二十題,發現有一題會。』
綁:『破蛋!歐耶!』
子:『第二十一題到第二十五題,都會。』
綁:『不錯喔,越來越好了,漸入佳境。』
子:『對,就是這種,漸入佳境的感覺。』

(播放蕭邦第三號鋼琴奏鳴曲,第三樂章)第二個彈奏版本。

綁:『播放結束,請爸爸先說。』
父:『我覺得這很像一個,做事很果斷的人,無論遇到什麼問題,他都能在很短時間內,做出決定。』
綁:『你喜歡這樣子的人嗎?』
父:『要看事情。』
綁:『好,這樣我知道了,接下來換弟弟說。』

子:『我覺得這段彈奏,很像是一張英文考卷。』
綁:『蛤?這次是英文考卷?』
子:(笑)
綁:『怎麼說?怎麼說?』
子:『英文考卷一發下來的時候,發現全部都不會寫。』
綁:『啊,慘了。』
子:『只好在考卷上面畫畫。』

由於兒子的座位在父親前面,所以看不見父親的表情,其實,父親一直看著兒子的侃侃而談,表情認真,而且若有所思。

綁:『英文很難吼。。?』
子:(低頭)
綁:『我以前,也花了很多時間補習英文。』

(播放蕭邦第三號鋼琴奏鳴曲,第三樂章)第三個彈奏版本。

綁:『播放結束,請爸爸先說。』
父:『我覺得這很像一個,不管遇到任何事,都不做出決定的人。』
綁:『你喜歡這樣子的人嗎?』
父:『要看事情。』
綁:『好,這樣我知道了,接下來換弟弟說。』

子:『我覺得這段彈奏,很像是一張化學考卷。』
綁:『蛤?這次是化學?』
子:(笑)
綁:『怎麼說?怎麼說?』

子:『我最喜歡的是化學。』
父:(再次抬頭看著兒子,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)

綁:『你最喜歡的,是老綁我最害怕的啊!』
子:『化學,披著一件令人害怕的外衣。一大堆符號和算術,讓大家退而遠之。』
綁:『沒錯!沒錯!』
子:『每次,我跟別人說我喜歡化學,大家都把我當成怪咖。所以,我就不說了,把它當成秘密。』
綁:『喔?那麼,你喜歡化學的哪裡?』
子:『我喜歡做實驗,每次做實驗,都只有我第一個做完,而且成功。』
綁:『哇!那真是太棒了!你是一個很特別的人。』

綁:『跟你交換一個秘密,好不好?』
子:『好。』
綁:『我喜歡音樂,開唱片行,也有好多人,覺得我是怪咖,因為我的職業,跟大家都不一樣,大家都說,聽音樂是興趣,不是職業,不能把聽音樂拿來當工作,所以他們也覺得我是怪咖。』

子:『那麼,你會被笑嗎?』
綁:『也許吧,不過,當我全神貫注,投入工作的時候,我只在乎自己能不能超越自己,其他的事情,我都拋在腦後,就像你做實驗的時候,是不是很專心?』
子:『對!』
綁:『實驗成功了以後呢?有沒有成就感?』
子:『超有成就感。』
綁:『那就對了,你要把這種感覺存在心裡,遇到任何不順利,就把心打開,把這個感覺拿出來溫習一下,就沒問題了,這樣知不知道?』

遊戲結束,父子離開。

隔日,父親一人蒞臨耕者。

父:『謝謝你,我一直 Push 他英文,沒想到,應該是化學才對。』
綁:『哈哈!真好!真好!』

父:『昨天那三個版本的黑膠唱片,可以都賣給我嗎?』
綁:『當然好囉,不過,你要帶回家玩這個遊戲嗎?』
父:『對,被你發現了。』
綁:『還想跟弟弟玩一次遊戲嗎?』
父:『不!是哥哥。』
綁:『喔?』
父:『我懷疑哥哥在交女朋友,可是不管我怎麼套話,他都不說。』
綁:『啊哈哈哈哈。。人家高中了嘛。。哈哈哈,這樣我知道了。』

2017-01-26

客:『老綁,告訴你兩個好消息。』
綁:『好啊!好啊!』

客:『第一個就是,我們教授要我們分組,替店家找出店面設計上的不良,然後幫助他們改善。』
綁:『比如說?』
客:『客人的行走動線、產品擺放位置、店面色調、櫃台、客座區域。。,有很多。』

客:『我們這組同學,都知道我有在你這裡買黑膠,所以叫我來拜託你,提供店面資訊,讓我們實習研究報告。』

客:『但是被我拒絕了。』
綁:『呵呵,被你拒絕了啊?』
客:『對啊,因為他們對於音響不懂,以為黑膠唱片行,跟一般店面沒有不同;再加上,能夠把題目訂為黑膠唱片行,實在很酷,所以就表決通過,要我來找你幫忙。』

綁:『但是你拒絕了。』
客:『對,因為來你這裡這麼多次,發現到,音響的調整、喇叭的擺放,還有你常常示範的窗簾,都會對聲音造成非常大的影響。』
綁:『音樂訊息量。』



客:『對,所以我覺得,我的同學們,太輕忽音響的專業了。就算動線流暢、櫃台、唱片櫃重新調動位置,甚至改變光線,我相信,對您的生意,一點幫助也沒有。』
綁:『你很聰明嘛。』
客:『因為我有想過,會在你這裡買黑膠唱片,要嘛,是碰巧剛好你有,否則的話,都需要花些時間,聽你播放。可是,音樂要播放得好聽,要先學會調整聆聽環境。』

綁:『你很優秀喔。』
客:『沒有啦,在你這裡耳濡目染。所以我把道理解釋給同學聽,跟他們說,黑膠唱片行的設計,要先懂得音樂訊息量的設計,否則,最後寫出來的報告,沒有實質意義,還會造成老綁你的困擾。』
綁:『哈哈哈,謝謝你啊,這確實是個好消息。』

綁:『那麼另一個好消息呢?』
客:『我有一位朋友,他在拍電影,知道我有在你這裡買黑膠,也是叫我來問你,看看能不能借場地給他?』
綁:『喔?』 客:『我問他借黑膠唱片行的場地要拍什麼戲?他說要拍男女主角在黑膠唱片行邂逅的劇情。我一聽完,馬上跟他說老綁不會借的。』
綁:『啊哈哈哈,你怎麼這麼瞭解我的明白?』

客:『沒錯吧,跟我想的一樣。我跟他說,如果是拍在唱片行聽音樂、跟音樂有關的劇情,搞不好還有可能,如果是愛來愛去,那就。。』
綁:『哈哈哈,沒錯,沒錯。』

客:『有一次在你這裡挑唱片,別的客人跟你說,要幫你宣傳,找更多人來逛,結果你說拜託不要。我回去仔細想想,真有道理,會來你這裡的人,就是會來,不會來的,就是不會來。』
綁:『對啊,我的店,僻性很強。可能跟我自己,也有關係吧。』

客:『我覺得,把焦點放在黑膠唱片、放在音響,會對你的店比較好,所以擅自替你做了決定。』
綁:『謝謝你,你做的決定,跟我會做的一樣,這真的是兩個好消息。』

客:『那麼,我們來聽唱片吧!』
綁:『好!』

2017-01-30

黑膠唱片變形、彎曲,台語俗稱『碗公』。看到像這樣,唱臂在黑膠海波浪裡,載浮載沉,心一定很痛,光是視覺,就是一種折磨。



對於黑膠,只要發問任何問題,黑膠就輸了。

為什麼黑膠會有炒豆聲?=> 黑膠輸了,因為 CD 沒有炒豆聲。

為什麼黑膠會變形?=> 黑膠輸了,因為 CD 不會變形。既然黑膠全盤皆輸,為什麼還要聽黑膠?應該聽 CD 才對。

還有,如果相信科技,『舊不如新』,黑膠也是輸,應該聽 CD 才對,怎麼跑來聽黑膠呢?

黑膠變成『碗公』,主要是遇熱,或者收藏時,立著放置,卻集體倒向一邊,久而久之就變形了,尤其是收藏在紙箱內的黑膠,很容易變形成碗公。

變成『碗公』,要如何壓平?
有炒豆聲,要如何洗到沒有?
有刮痕、會跳針,能不能修復?

這些,都是站在 CD 立場,所產生的思維。
對於黑膠,只要發問任何問題,黑膠就輸了。

1950、1960 年代的黑膠唱片較厚、較重,目的是為了防止變形,而不是因此而聲音比較好,如果唱片越厚,聲音越好,那麼,是不是做出五、六百克的黑膠,就會比兩百克好聽?

所以,黑膠全盤皆輸,只有一個地方贏 CD:如果黑膠沒有比 CD 好聽十倍、二十倍,那麼,當然是拿遙控器就好了,不然咧?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