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二

【老綁的唱片行筆記】June - July, 2017

2017-06-04

進入家庭的,為什麼是電視和手機?
而不是書和唱盤?

2017-06-04

2007 年 Marc Lawrence 導演的電影《K歌情人》(Music and Lyrics),修葛蘭與茱兒·芭莉摩共譜歌曲「Way Back Into Love」。

歌曲完成後,茱兒·芭莉摩得知此歌將賣給青春偶像歌手柯拉,並被改編成芭樂舞曲,她因此而反對,可是修葛蘭只想把歌賣個好價錢,根本不關心「Way Back Into Love」最後會被改成什麼模樣。

礙於茱兒·芭莉摩是歌曲的填詞作者,修葛蘭必須說服她,同意把歌賣給偶像歌手柯拉,且同意歌曲被改編。結果遊說不成,茱兒·芭莉摩依然不願意,把出於真心創作的歌曲,被變賣、改編成為商業歌曲。



這時候,修葛蘭說了一句很有哲學的台詞,他嘆了口氣,說:『如果所有的商業團體,也都像你這麼堅持的話,那就什麼問題都沒有了。』

這句話是反話,意思是說:『如果所有的歌曲都是芭樂歌,那就天下太平了,就沒有什麼所謂的非商業。如果唱片公司都堅持只出芭樂歌,大家都只聽芭樂歌,那就天下太平了,沒有什麼商業不商業的紛爭。』

修葛蘭為什麼不對茱兒·芭莉摩說:『如果你不要再堅持非商業,那麼一切就沒問題了。』因為這句話不但說了等於白說,而且一點樂趣也沒有,感覺他只是在講大道理。可是,當修葛蘭把這句話反過來說,把它變成『如果所有的商業團體,也都像你這麼堅持的話,那就什麼問題都沒有了。』

他把自己想責難的對象,從茱兒·芭莉摩,轉變成商業團體,原本想要怪她搞怪不合作,變成一切都是商業團體的錯,因為商業團體不懂得學習茱兒·芭莉摩的堅持,修葛蘭不但把自己對茱兒·芭莉摩的『貶』轉話成『褒』,也為彼此間的對話增添幽默感,說來說去,明眼人都心知肚明,其實,這就是所謂的明褒暗貶,只不過換個方式說,不失優雅罷了。

2017-06-08

『連鎖店』與『獨立店鋪』的差別是什麼?
我認為是老闆。

人客到『網路』消費,為的不是要見到老闆。
人客到『連鎖店』,為的當然也不是要見老闆,而是實體空間、商品,當然還有價格。
人客到『獨立店面』呢?

獨立店面在實體空間、商品、價格、禮貌,都輸給連鎖店。
獨立店面只有在實體空間贏過網路店家。

所以消費者來獨立店鋪,是為了實體空間?
當然不是!如果人客來唱片行,是為了觀光、拍照,那麼老闆的主要收入應該是門票,而不是黑膠銷售。

所以消費者來獨立店鋪,是為了什麼?
我認為是老闆。

於是很多人客專程跑來和老綁聊天,老綁很困惑。

客:『老綁,你不是說消費者來獨立店鋪,是為了老闆?』
綁:『如果是為了和人客聊天,那麼乾脆開酒坐檯好了。』
客:『喔,那應該是老闆在店內,可以打折。』
綁:『哪個老闆會每天待在店裡,是為了讓自己少賺錢,他是扒怠了嗎?』

追求低價的人客,最後都會跑去網路。
知道自己要找什麼音樂的人客,他們會把焦點放在唱片,而不是老闆。他們會追著唱片跑,不是追著老闆跑。會追著唱片跑的人,不會對任何店面或者賣家存有情感,他們在乎的是『買到哪些唱片』,不是『遇見哪個老闆』。

所以,當某店吹熄燈號,這只是一日懸命,提供大家緬懷自己過去的生命,隔天,就不重要,因為唱片行、書店倒了,還有人會再開,誰來開?那不重要,只要唱片還有得買,就好了。

如果老綁的人客,在乎的不是老綁,那就慘了,因為他們就會跟店,連結不起情感,沒有情感、信任度、忠誠度,所以哪天小店吹熄燈號,也會成為大家臉書上的一日懸命,隔天,就被遺忘了。

會追隨老闆,或者店員的人客,他們除了希望透過老闆、店員介紹,能接觸到陌生領域的音樂,更重要的,他們『還能』獲得什麼?

如果一位老闆,他知道開一家唱片行、書店,賺不了錢,但是他依然堅持,那麼,其誘因是什麼?道理是什麼?他能不能分享給人客?讓人客瞭解箇中哲理?如果人客最多只能熟知兩百張唱片,為什麼一家唱片行,要引進兩萬張?

一個老闆,能帶給人客什麼?

如果一個老闆,要對人客做出『改變需求』的事,他是扒怠了嗎?如果不是,那麼,他為什麼放著輕鬆的事情不做,專門要惹人厭?

就像一張好聽的唱片,能『滿足需求』;一張陌生的唱片呢?

老闆要如何著墨,讓自己與人客之間,有著密不可分的信任度、忠誠度,讓人客覺得:『我到這家店,就是要找老闆,他當然會介紹唱片賣我,但是,除此之外,我還能獲得更多的。』

更多的什麼?

一位放著網路不買,偏偏要大老遠騎著車,跑來找老闆的人客,他所追尋的,當然不可能是一個原地踏步、老是不在店裡的老闆。換句話說,一個努力精進的老闆,能帶給人客更多的什麼呢?

我的重點,是人文精神,當然,我必須是自我要求的,自我要求的老闆,否則,我拿什麼分享給人客?憑什麼讓我的人客,大老遠騎著車,跑來找我?而不是在家吹冷氣上網?

『連鎖店』與『獨立店鋪』的差別是什麼?
我認為是老闆。



2017-06-08

勇敢一點,不要說一定要等到誰誰誰,才要開始跑。
一個人跑是應該的,重點是:在跑的過程中,會遇到誰誰誰。

2017-06-09

如果大環境的節奏跟我的不一樣,我應該要去找出兩者之間的和弦。因為我長大了,抱怨環境是我年輕在做的事,當然,我也可以離開這個環境,只不過,我現在瞭解了一件事:是我的僻性太強,而不是環境。

所以無論我跳到哪個環境,結果都會一樣,那倒不如,我現在認認真真的,找出我和大環境之間的和弦。我的心、我的生活,都會平衡。

2017-06-10

『有青才敢大聲』是一句假口號:有青的,基本上都不喊,或者,喊得很小聲,沒有幾個人聽得見。

2017-07-13

我們來玩一個遊戲,叫做『每個人說同一句話』,這句話是:『世界末日是 2017 年 12 月 31 日』。由我先開始,我在臉書上寫:『世界末日是 2017 年 12 月 31 日』。

得到五個讚,輪到大廟住持,他說:『世界末日是 2017 年 12 月 31 日』。有五百位信徒相信。

再輪到天主教教宗方濟各,他說:『世界末日是 2017 年 12 月 31 日』。有五億位信徒相信。

最後輪到上帝和佛祖說話,他們不說。
為什麼上帝和佛不說話?

因為說話太可怕了。每說一句話,就會造一個『因』,這個因,會繁衍出不同的『果』,無可預期的果。為什麼無可預期?因為每個人的『解讀』,都不相同。

越有影響力的人,越敬畏語言的兩面刃。所以,你要自我期許,成為有影響力的人?還是你正珍惜著,每天可以胡言亂語的小確幸?無論如何,有些人期待被發現;有些人選擇藏拙。

重點是:如果說話這麼可怕,現在開始,你怎麼說?

你我都沉默了,我們來聽音樂吧。

2017-07-14

有一位朋友,每次上餐廳,結帳時都抱怨太貴:『才點個幾道菜,就這麼貴,以後我也來開餐廳。』幾年後相遇,他如願開了餐廳,卻也頂讓了,他跟我說:『原來,每天要丟棄的食材這麼多,都是成本,難怪每道菜,都比當初自己想像的,還要昂貴。』

另一位朋友,每次到咖啡館,都要抱怨椅子不好坐:『如果我自己開咖啡館,我的椅子,一定舒適好坐。』幾年後相遇,他如願開了咖啡館,卻也熄燈,他跟我說:『椅子太好坐,每位人客都不走,翻桌率太低,怎麼做都賠錢。』

還有一位朋友,從事詞曲創作,你聽完上述故事,就知道音樂創作,和靈魂對話,然後孕育成為歌曲,這是多麼困難的工作。所以,我們是何其有幸,只需要打開音響,放上唱針,就能夠坐下來好好享受。

讓我們用心聽音樂吧,記得轉大聲一點。

2017-07-17

櫻桃小丸子啟示錄

小玉的爸爸一邊端詳著攝影師幫女兒拍的照片,一邊看著自己幫女兒拍的照片,心想:『為什麼我幫女兒拍的照片,都沒有燦爛笑容?難道是女兒跟自己相處時,常感到不開心?這樣子的話,我是個不及格的爸爸呀。』

小玉一邊端詳著攝影師幫自己拍的照片,一邊看著爸爸幫自己拍的照片,心想:『為什麼我在爸爸面前,都不能展露取悅他的笑容,我好差勁。』

這時候,攝影師在一旁說:『啊,我好羨慕小玉爸爸拍的照片。』

為什麼呢?

因為只有在自己心愛的爸爸面前,才能表現出最放鬆的狀態,所以,小玉爸爸拍的照片,雖然顯少有小玉璀璨的笑容,卻真正能捕捉到小玉日常生活,最真實、最自然的一面。

2017-07-24

吳念真:『就像我的朋友跟我講一句話,我覺得非常有道理,他說當一個地區開始城市化的時候,人會變得無情、無感。

為什麼?

因為他無法跟四季做結合,Four Seasons 的變換做結合,夏日的驟雨下在地上的時候,蒸騰而出的那種泥巴的味道,是不是?蟬的聲音,秋天到,風轉涼,芒花在飛,你會覺得人會莫名其妙的憂愁。

我覺得如果你還有這樣的感覺的時候,代表你的情感還在,你的敏感度還在,如果連這種東西都慢慢失去的時候,我覺得你的人味會慢慢、慢慢減少。』



2017-07-27

黃越綏:『今天有很多來賓都是我們的捐款者,剛好苦苓提起,我跟大家說,非常感謝。你們一定要相信,我們真正有在做代誌,今年是我們邁入二十週年,我們的基金會是,只要房租超過四萬塊,阮就搬厝。我們的員工沒有超過八個人,永遠都只有七個、八個,安奈做很多代誌,你看我們七個人,可以服務到全國有五萬個弱勢單親家庭,是真正受到我們實惠、實質去幫助他的。

然後我們的未婚媽媽,南部的馬二甲,就是在麻豆跟學甲,我跟國有財產局租兩甲地,大概五十個房間,每個房間都是獨立的套房,有浴室設備,每一個房間都有陽光,所以她們進來的時候,我們是十八歲以下,就是未婚媽媽,或者是被性侵害,或者是亂倫的,她懷孕以後,就可以接受我們的幫助。

不管你是九個月要臨盆的時候住進來,還是一個月開始懷胎,懷孕的時候,我們都照顧到你生完小孩,三個月做完月子,再教你一技之長,或者讓你回到學校去讀書,我們才讓她走。所以我們那邊,差不多有二、三十個未婚媽媽,從我們那邊出去,我們就像她們的娘家一樣。

後來政府就希望我多接一些案子,就是受家暴的婦女,我常常說,阮收到一個是最老的受暴婦女,苦苓也許都不知道,是八十二歲,她被吸毒的兒子打斷兩根肋骨,我知道以後,跟社工人員說,你們去跟那個夭壽兒說,這已經不是法律問題了,這是兄弟問題,我若是沒有帶人去把他打斷三根肋骨,我就隨他便。

老媽媽我們幫她弄好之後,安排她到養老機構。

我們還有小孩子,進來的時候是小學三年級,已經被打到一邊的腦失去記憶,沒有辦法講話。還有一個也是小學三年級的小男生,我們收容的條件是十八歲以下的女生,跟兒童,大的男生我們不收,那個小朋友每晚尿床,沒有一天不尿,剛進來的時候,尿床尿了一個月,驚嚇嘛,然後說謊、不想到學校、偷人家東西,可是現在就用愛跟力量,讓他走出來。現在變得很開心,在我們中心,是一個很可愛的小孩子。

然後前一陣子,大家有看到報紙,我記得是蘋果日報吧,社會版,很大的一個版面,就是父親的朋友,強姦他那個有一點智障的女兒,結果還放火燒房子,消防局去救的時候,兩個姐妹是濕漉漉的被救出來。送到我們那邊去,也是在我們愛的鼓勵跟照顧下,現在都很好。

然後,他們都有一些原成長家庭對他們的影響,讓他覺得說,真的是走不出來,或者不知道怎麼去走的時候,他會找慰藉品,而且他在學校的時候,都是被人家瞧不起,或是沒有人關懷,所以他們就會叛逆,我們那邊有兩個十四歲的小朋友,來自不同的家庭環境,不同的時間進來,他們都抽菸,社工人員告訴我的時候,喂!騙囝仔你也要有一套喔,像苦苓這麼能拐你們,拐到你們聽得一愣一愣,我也是要拐他們啊。

我跟他們說,抽菸不是罪惡,但是你年齡小,不適合,你在讀書,你也沒有錢買菸,而且對你身體不好,但是抽菸不是罪惡,這樣子好不好,你們乖乖的不要再抽,你知道你們抽菸,人家寫報告,寫到台南市市長,市長來找我去罵。

他們就說,啊,老師好可憐,阿嬤好可憐啊,然後我就說,市長不夠,他們還牽連到內政部去,總統府也要來抓我去了,你們甘知影?

雖然有點半信半疑,他們還是覺得,阿嬤這麼樣為我們付出,實在太辛苦了。他們都稱呼我先生嬤,所以我說,不然這樣好了,我們來個協定,再四年,你們就十八歲了,你們滿十八歲那天,我一人買一條煙送你們,讓你們抽到嘴破,但是在此之前,這四年你們不要給我抽菸,這樣可以嗎?不要讓阿嬤這麼辛苦,好不好?

我跟你講,人就是這樣子,你對他愛跟關懷,跟你對他的教育跟影響力,他是可以感受得到的。所以後來,他就跟我們的主任講了很多話之後,嚎啕大哭,然後兩個亦口同聲說,他們不會再抽菸了,而且還要傳話給我,十八歲的時候,也不用買菸給他們了。』

向黃越綏女士敬禮!

沒有留言: